贤良小说网

第一章东王公府开大会

分类:美文名著 人气:89100 更新时间:2021-09-19
建安二十四年,就是公元219年,定军山之战爆发那年。昆仑山东荒峰顶东王公府,今日又有一批弟子辞别下山。也不止是东王公府,中昆仑山一脉好些洞府都有弟子下山,为的是给洞府增加补给物资。几年前的大动荡,天柱碎裂,绝地天通,各洞各府首脑人物一夜之间尽皆失踪。中昆仑山是离天柱最近的位置,遭难极重,闹起了饥荒。原本此地乃洞天福地,产出颇丰,弟子们一心修仙,不问世事。可现在,不仅观赏用的奇花异草尽皆枯萎,连供给食用的仙稻仙果也大多绝收。诺大山脉,一干众人,近万名弟子差仆嗷嗷待哺。不得已,各洞各府只好选出临时族长,一方面寻找失踪的老族长和长老们,一方面还得管理吃喝拉撒大小事务,特别是解决补给问题,其实是个苦差事。在中昆仑,最源远流长的宗门就是东王公府,作为整个昆仑山圣地的始祖之一,是高高在上的一等洞府,他的族长,哪怕是临时的,也一样万众瞩目。所以现在愁啊!白龙真人本来就白的胡子,快变成透明的了。天柱突然到了,师父师叔们也不见了。短短一年,原本好好的仙府,搞得人心惶惶。自己闭关百年,原想着终于入仙,可以得偿夙愿。谁知刚一出关,就被一群徒子徒孙大野狼似地围上了。磕头砰地,嚎啕哭拜后,直接被绑架坐上了临时族长的大位。真人心里苦,但是真人不说。他打小没爹妈,只因偶然机遇,鸿运当头被东王公亲手收留,做起了东王公的入室弟子,如今寿元日长,已经一千多岁了。回想当年,感恩师尊之余,他忠心耿耿。从小为了博得师父偶尔的一句赞扬,天天不辞辛苦地当着升仙狗,每日只知炼气炼体,升仙证道。哪成想,终于成仙了,好了师父不见了。手下那群长老和师兄弟,不是渡劫期就是合体期,说起来也都是尊者上人,可一个个的都像饿傻了的野兽,没事就跑到他这儿来抱怨。他有办法吗?当然没有。“咕噜——”这肚子,也是不争气。他一抬眼,见旁边几位师弟都是一副:“我懂!”的表情,有一个居然还拿他的贱手,拍拍他的肩膀,那意思以示安慰。这种安慰,怎么这么气人呢?其实最饿的就是白龙真人,他可刚刚出关,一百多年没好好吃上一顿了。白龙气归气,办法么还是要想的,他四周看看,师兄弟们也是饿极了,家室丰盈的口含至宝,吸收真气撑着;好些穷人就像老牛似的,不停嚼着草叶子解饿;居然还有手捧保温杯滋溜滋溜不停喝水冲淡胃酸的。这群蔫儿不拉叽、横七竖八的家伙,也算修真者?话说不对啊?这保温杯是个什么情况?白龙清了清嗓子,“咳咳,各位师兄师弟,如今昆仑遭难,大家应齐心协力才是。今日聚集一堂,即为了各出智计,共克时艰。吾虽忝列宗门族长之位,其实难副,各位若有机策,请不吝赐教。”文驺驺说了一堆场面话,可底下场面还那样,一个个地不说话。白龙没办法,便打眼向师弟虚空子,使了个眼色,意思你帮我接两句啊!下不来台了都。虚空子与白龙真人自**好,一见之下心领神会,便高颂道号:“无量寿佛!”大伙一听,唉居然有人接茬,都眼巴巴地看了过去。众目睽睽之下,虚空子也不含糊,拂尘一摆,不慌不忙掐指一算:“宗门至今日已有三队弟子下山,每队百余人,大多是外门弟子。步行下山,按脚程,就算只到得昆仑山边缘就要一个月,乐观估计,也得两个月才能采办物资回到山上。这两个月,宗门内弟子八千,仆役八千,即使一日一食,每食半斤,那么一天的粮食也要...这个...那个几千斤,所以十天就要几万斤,仓库里的存余大概十几...几十万吧,这两个月嘛...总之不够吃。”所有人都频频点头,到底是虚空子,东王公府第一聪明人,噢不,中昆仑第一聪明。你瞧,这一个月的粮食消耗,他这么掐指一算,大家好像差不多基本上啥都明白了,这粮食确实不够啊!这边虚空子废话半天,也没啥可说的了。一看族长又投来殷切的眼神,只好举起保温杯,又喝了一口水,心说要不我一口焖了它直接上厕所吧?说起这个保温杯啊!虚空子看着杯子胡思乱想,它...啊呀!...ayaya!有办法了哟。他当场定了定神,换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,晃着脑袋说:“张白那小子或许有办法。”切————!现场顿时一片鄙夷之声。“那小子毫无天赋,资质极差,成日介东扯西聊,见谁和谁唠家常。我的徒弟都给他带坏了。”“就是就是,来东王公府也有两年了吧,到现在居然还是个炼气期的渣渣。”白龙真人听不明白了,“渣渣”是什么?他从小就是优等生,好学生不懂就问。一干人见族长连渣渣都不知道,立刻蜂拥上来解释,七嘴八舌一通,把族长整明白了。“不瞒您说,这渣渣之辞,就是张白这小子传出来的。您刚出关,自然不肖得。”“这小子各种花样,不好好炼气,专门走街串巷地兜售些小玩意儿,还坐地起价坑蒙拐骗。”“他要不是东王公亲手收留的,早把他轰出去了”有人听不下去了,出声帮着辩护:“你们也别毒舌过分,张白天赋奇差不假,可人品并不坏啊?你们看看,这么些人手里都捧着保温杯呢,不都是张白给你们做的?”“可我们付钱的,就说我这个,硬是让他讹了我一整块息玉啊!想想就心痛。”“那也是你有钱,富二代就是不一样。”“喂喂,咱好好说话行吗?还能不能好好地玩耍了?我有玉我自豪,关你屁事。”“老小子你别横,你也来看看我这个?”这货把手腕一扬,手上居然带着一块发条驱动的机械手表。哦哦————!现场顿时沸腾了,人流聚集起来,轮流抓着那货的手腕,仔细端详着手表的样子,一脸的羡慕简直无法形容。那富二代也不管吵架的事了,蹦着跳着挤进人群,抢着也要看。白龙真人插不上嘴,嘴角抽搐,他眼看着一个集思广益、共渡危机的元老大会,渐渐有开成庙会的趋势,脸上真有点挂不住了。他憋着口气,不吐不快。

精彩评论(900)

  • 影西斜
    师使东,小谢不西行一步之听。
    2021-09-19 433
  • 何处不染尘
    若令之凤眼,世类之真者多矣,或妆稍易之,则全不同也。
    2021-09-19 661
  • 莲藤夜希兰
    主人喜死灵,善连连兮。
    2021-09-19 523
  • 青咳咳
    以其基打甚扎实矣,十二亿九千八百万倍之求
    2021-09-19 357
  • 酒酒浅歌
    即在二人见士扬剑,觉势穷也,忽闻其战士询问:“神之泪,于二君谁之身?”
    2021-09-19 301
  • 西风啸月
    近,有弱者死灵游,强者倒是不见。
    2021-09-19 261
  • 墨笛殇
    其深吸之气,自易君初之上起,对之微笑:“汝复为汝之矣,我出行,
    2021-09-19 565
  • 要巨
    公上流自甚有明之,知沈惜霜在,亦无大烦周柏元。然虽如此,
    2021-09-19 781
  • 幽冥火光
    然后,乃深入研。
    2021-09-19 453
  • 机智的黄瓜
    这一道是故意当着李若滢之面痛下盗,其将放金发洋妞昨,使王?
    2021-09-19 337
  • 龙飞九天XL
    陈接引者位于图标曰之了,凡非痴,皆能顺顺利地至之前。
    2021-09-19 72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