贤良小说网

第二章张白很难找

分类:美文名著 人气:89100 更新时间:2021-10-12
话说白龙真人在会上,觉得脸上挂不住了,憋着口气,有点红上脸了。虚空子一看脸色,心里明白,立刻出言抚众:“各位同门,今日元老大会是为了师门前途,不相关的事请暂且放下,继续商议大事。”结果没人理他!虚空子嘴角抽搐,一时恶向胆边生,张嘴大吼:“开饭啦————!”局面立刻稳定了,好像老天一下子抽干了所有人的力气。饿啊!有人不禁埋怨起来:“虚空老弟,你怎么还急眼了呢?好不容易高兴会儿,你看你!这一吼又饿了。”虚空子也不管他们,自顾自正襟危坐,然后偷偷向白龙真人使了个眼色。白龙真人会意,立刻开口向他问询:“虚空师弟,适才本座见同门群议汹汹,对张白此人颇多疑虑,师弟可否明示张白之能?”虚空子尴尬一笑,“其实我亦不知他能不能有办法,不过可此子年纪虽小,奇思妙想却多如牛毛,如今洞府遭难深陷困境,靠原来的老一套,怕没有出路啊!”“那好吧,即唤张白来青云殿,问一问也好,即便无策,料也无甚大碍。”白龙真人说道。这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意思,见当家的心意已决,大家也都不便反对,总之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都点了头。见周遭无话,白龙真人稍稍踌躇,终于还是把不吐不快的问题,问出了口:“呃——本座闭关多年,不知世间之事,敢问你们说的毒舌、手表、保温杯、富二代,都是什么意思?”这一问,现场又活跃起来了,大家七嘴八舌,又开始往明白里整族长大人。虚空子见一片混乱,摇摇头叹了口气,把刚才和富二代斗气那货,叫了过来,“鲁威飒,过来有话和你说。”虚空子这是要派鲁威飒去找张白过来,他担心派别人去,说不定言语倨傲叫不来他。之前见小鲁展示手表,便想着也许他和张白平日交好,方便找人。更重要的是,在这会议所在地的青云殿上,只有鲁威飒是个年轻人,今年才十六岁,肯定比较听话。若是让别的师兄弟,去传唤一名炼气期的外门弟子,那些老油条,谁也不见得愿意啊。要知道其他的与会者,最少也是个百年修行。就说那个被称为富二代的旭笑子,看上去三十出头富豪的模样,谁知道却是个渡劫初期的六百多岁老家伙。鲁威飒和他们一比,实在像个娃娃。照理来说,他不可能有出席长老大会的资格。不过他能够与会,自然不是白给的。他不仅是公认的青年才俊,小小年龄已入化神后期,而且身份来历十分不俗。乃是罗马帝国正经的皇室贵族,现任罗马皇帝卡拉卡拉的侄子。按照华夏的说法,这就是个皇子,只不过这皇子能不能当上皇帝,就很难说了。倒不是说他没资格,因为在罗马帝国的习俗中,帝位并非世袭,所以哪怕不是皇子,甚至不是贵族也可能成为皇帝。只要现任皇帝留遗嘱,经罗马元老院认可就能即位。所以鲁威飒若是要俗世中更进一步,要做的不是宫斗,而是增强自身的实力,获得元老院的认可。至于皇帝陛下,因为是亲戚,本来就对他和他哥哥寄予厚望,所以自小他哥哥就被派到了耶路撒冷圣地修行,自己则被派到了遥远的昆仑山。鲁威飒并不在意路途的遥远,罗马的男人都是野心勃勃的,怀着征服世界的心思,路途远近根本不在眼里。不过毕竟远离罗马权力核心,通信不便,不了解目前帝国局势,有时不免忧戚在心。虚空子让他找张白,他没话说,不过张白很难找。这东王公府占地千里,人员众多,许多弟子还带着仆役,杂七杂八的事遍地都是。原先老族长东王公和入仙长老们都在,摄于威望,一切还井井有条,现在连吃的都供应不足,修行大受影响,自然是人人各顾各自己想办法。好在出了个闭关修炼百年,成仙的白龙真人,要不更得乱。他脚程加快,快步掠出内门南大门,来到外门驻地,外门的广场上还有不少弟子在练习,只是个个面有菜色不比平日龙精虎猛。本来要找张白只要看气息就行,哪个最弱找哪个,但张白总是扎人堆,哪儿人多去哪。而人多的地方呢,气息就杂乱,所以很不好找。他在外门晃了一圈,人没找到,倒把那些大多是筑基期和金丹期的外门弟子吓了一跳。平日里他们见了内门弟子都得躬身行礼,今日居然来了个化神境的年轻英俊长老,气息威压不说,心理威压就够受的。所经之处弟子们个个惊慌失措拜倒行礼,他既不还礼,也不说话,眼睛一扫,绝尘而去。留下一个个艳羡的眼神,尤其是那些女弟子,更是眼神迷离,恨不得直接绑了小鲜肉长老私奔了事。“你看看、你看看,鲁长老年纪比我们这儿谁都小,可这境界,啧啧,真是惊为天人呐。”“这人比人就是气死人,听说鲁长老还是一名皇子呢?”路中有几个弟子正在悠然闲逛,这几个人都是士子打扮,身着袍服,头戴高帽。正对着鲁威飒离去的方向,指指点点,议论有加。一个十二岁小屁孩,装模作样地也和他们差不多打扮,正混迹其间,此子就是张白。刚才鲁长老来时,他慌得一批,当场缩入人群,还带头趴在地上叩拜,引得大家纷纷有样学样。现在躲过了鲁长老,他松了口气,又洋洋自得起来。“问我呗,我都知道,”张白一拍胸脯,“告诉你们,鲁长老来历大的很,是西方最大胡国罗马的皇子,这罗马就是大秦。哦,就是甘罗十二岁拜相,出使的那个大秦国嘛。”大秦国皇子吗?同伴纷纷表示惊讶。“张小贤弟不愧世出名门,小小年纪却博闻强记,将来必是大才。”说这话的是陈佐,颍川陈氏子弟,众人一听之下纷纷点头。“陈兄过奖了,小弟不才,只是前些日子,和鲁长老有过小小交易,不小心打听到的。”张白道,“说起这大才,各位仁兄俱是英杰,小弟这天赋,大概是来错地方了,令人惭愧...”“交易,什么交易?”旁边有人当即插话。

精彩评论(900)

  • 落地丘果
    马氏闻问,亟顾冲之泣曰:“娘也哉,公视二弟家是此事儿!,
    2021-10-12 432
  • 曜樱
    然微博主页自新之,秦烟那条微博悬首页上。
    2021-10-12 660
  • 卿离忧
    霍翁叹,“使遇云出外避避风亦可,此一件事,即如汝言之定。”
    2021-10-12 522
  • 山羊书生
    尤当魔女刃藏之能入身后,我如脱胎换骨变了一,更不拒幸福与女之恩,
    2021-10-12 356
  • 剑走偏锋
    促之电话铃声,在太医院之廊庑作。
    2021-10-12 300
  • 减肥专家
    云儿犹记着王云,有丐者服,在后之雪灾前发,能少杀则尽少杀一。
    2021-10-12 260
  • 还是少年
    林婶儿来曰可食餐矣。
    2021-10-12 564
  • 水中渴死的鱼
    谓阮冰月动不得言,且温泽昊今则累,不能挽之从己共熬夜?,是故,
    2021-10-12 780
  • 轩辕曦月
    以其心未尝不在其身上,又何以见其身上之明也?。
    2021-10-12 452
  • 1大智1
    “愚人,但有此一心而已矣,放心!,我有分之。”易枫珞喜,其妇人之爱己。
    2021-10-12 336
  • 弥煞
    吾知……我不是低人一等矣,我比温雨兰之身犹高,故,我……我于其前,
    2021-10-12 658

目录